威锋网-首页 > 锋科技 > 福祸相伴 Uber危机或带来重塑硅谷的机会

  • 2017-07

    01

    16:11

    福祸相伴 Uber危机或带来重塑硅谷的机会
    科技 互联网 评论 作者:iBoL 来源:网易科技


      6月30日消息,《连线》网站发布O’Reilly Media创始人兼CEO蒂姆·奥莱利(Tim O’Reilly)的文章称,我们对企业和经济提出什么样的要求,我们就有什么样的企业和经济,跟很多的硅谷公司一样,Uber也是“赢家通吃”经济体系的产物。虽然当下的危机给该公司带来了诸多的麻烦,但也给它带来了重塑硅谷的机会。

      以下是文章主要内容:

      在过去几年里,Uber定义了这个世界对现代科技公司的印象:出众,以顾客为中心,同时又没有道德,无情冷酷,傲慢不羁,具有破坏性。如今,在寻求重新定义自己的过程中,Uber也有机会重新定义科技行业,颠覆致使它和行业到了如今的局面的未声明假设和激励机制。

      也许,是苏珊·福勒(Susan J. Fowler)大胆揭露Uber内部普遍存在的性别歧视行为,以及该公司不计后果地漠视良好的管理惯例,导致创始人兼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离开,但该公司的问题根源要深入得多。

      一个体系的设计会影响它的结果,而Uber跟很多很多硅谷的公司一样,就是赢家通吃的经济体系的结果。网络化的市场平台往往会导致垄断;赢家的回报要远远超过第二名的回报,以至于将“胜利”置于一切之上的残酷商业惯例显得没什么问题。

      直到最近,那种发展理念给Uber带来了很好的回报。相比更加理想主义、对员工更加友好的最大竞争对手Lyft,Uber的规模达到它的四倍之多,从投资者那里获得的估值也达到它的十倍多。在苏珊·福勒的Medium帖子在网络上被广泛流传很久以前,那些投资者就曾听说有关Uber高管性行为不检点的报道。该公司庇护他们是因为他们都“非常能干”——属于那种他们觉得维持公司市场统治地位所需要的高级人才。

      在Uber傲慢地公布自己的不当行为(他们通过仅Uber员工可以使用的“God view”跟踪去开会的记者的行踪)的时候,投资者们就见识到Uber对于顾客隐私的漠视。当Uber被发现跟大众汽车那样操控它的软件来欺瞒监管机构的时候,那些投资者仍然保持沉默。该不当行为是Uber尽可能快速地在尽可能多的城市展开业务的努力的一部分。那些投资者也见证,Uber没有好好兑现为司机提供良好报酬的承诺,相反却让司机负上次级贷款来购买新车,使得他们变成了二十一世纪的契约佣工。那些投资者也看到那个卡兰尼克在车上怒骂Uber司机的视频。那些投资者一直在两眼旁观,他们一直在鼓掌喝彩,他们一次又一次地助长了卡兰尼克激进、不顾一切的领导作风。直到公众的愤怒开始损害Uber的IPO(首次公开招股)前景之后,它的董事会和投资者才开始采取行动。

      最可悲的是,Uber并不是个例。这是我们告诉企业创造股东价值是企业主要的目标的结果。给客户、员工和社会创造真正的价值比起给投资者创造价值只是次要事项。

      缺席的良心

      在最理想的情况下,资本市场是繁荣的循环系统,能够滋养人、企业和社区。在最糟糕的情况下,资本市场是一只大蜘蛛,在不断吮吸真实经济的活力。

      即便是最理想主义的企业,也会被困在大蜘蛛的网当中。Twitter最早期的员工杰森·戈德曼(Jason Goldman)曾透露,公司在冲刺IPO阶段曾一度陷入迷失当中,因为投资者要求快速提高月活跃用户量,致使Twitter专注于不惜一切地去专注于公司的增长,而不是专注于提供会让用户真正受益的新功能特性。就连曾声称“不作恶”的谷歌也曾被欧洲监管机构控告在搜索结果中偏袒自家的服务。

      消费者其实也是共犯。我们也听说过Uber种种不当行为的报道,尽管今年1月人们在Twitter上发起删除Uber(#DeleteUBER)的行动,呼吁转用领域和其它体量较小的替代服务,但还是有太多的用户继续使用Uber。说到底,相比起价格更便宜、便利性和使用习惯,该公司种种的不道德行为并没那么地重要。

      O’Reilly Media总裁兼首席运营官劳拉·鲍德温(Laura Baldwin)喜欢说“你的客户就是你的良心。”我们忽视我们作为Uber良心的职责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不只是投资者,顾客也必须要让企业负起责任。尽管进行了整顿,但Uber真的会发生改变吗?更重要的是,我们会改变我们对常常光顾的企业的要求吗?我们提出什么样的要求,我们就有什么样的企业和经济。

      Uber的机会

      清理Uber内部的人力资源流程,成为一家对女性友好的公司,只是它需要做的事情的一个开头。它重新思考自己的运营的机会很大。Uber必须要致力于让自己所有的工作者都有更好的生活——不只是那些内部员工,还包括它的司机,毕竟司机是它所提供的服务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伟大的企业不仅仅是创造新的产品或者服务,又或者出色的用户体验。它们彻底改变了人们在其机构组织内的工作方式。它们创造出新的工作岗位和未来的经济。苹果教导企业家要将设计和用户体验放在优先位置,它催生了成千上万家在全球各地传播那些价值的企业。谷歌给我们带来了数据科学家和网站可靠性工程师。相比之下,Uber到目前为止给我们带来了……歧视女性的文化,功利主义的态度?

      但现在,Uber有机会去改变这一切,为下一代的科技公司树立正面的榜样。想象一下,如果该公司决定以人和机器能够携手带来令人惊叹的现实体验的理念为指导原则,会怎么样?

      好好想想吧。10年前,你能够想象到智能手机会让任何人都能够召唤汽车和司机吗?能够想象到用自己的汽车提供出租车服务的个人不接受任何的培训,就能在短短几分钟内在任意的街头找到你,并走最快速的路线将你送到你的目的地吗?Uber并不只是通过技术让人们变成一台伟大机器的齿轮。他们是机器的合作伙伴,共同带来令人惊叹的服务——他们应当因此得到奖励!那是所谓的“下一个经济”的主要设计模式:利用技术赋能人们去做原来不可想象的事情。

      正当Uber探索无人驾驶汽车的未来之时,它的高管和投资者应当问问自己这样的问题:我们的平台如何才能够使得我们的司机合作伙伴拥有无人驾驶汽车并能从中获利呢?一旦驾驶本身能够由机器来完成,人类工作者可以配送哪些其它的服务呢?Uber按需提供流感疫苗的实验指明了方向。那是他们应当争取实现的未来,而不是实现公司每一个人都追逐“颠覆市场”和“统治世界”的未来。共享繁荣应当是每一位企业家和每一家知名公司的目标。

      定义未来的机会

      我们正进入一个工作的传统定义逐渐消失,新的社会契约开始走上舞台的未来。终身雇用和公定工资的时代早就成了过去。我们将会用什么来替代它们呢?待遇微薄、没有安全保障且将被机器取而代之的工作者?如果我们走那条路的话,预计将会发生政治和经济震荡。正如《机器,平台,群众》(Machine, Platform, Crowd)合著者安迪·迈克菲(Andy McAfee)所说的,“人们会在机器崛起之前就起来反抗。”

      Uber处在一个独特的追逐不同发展路径的位置,即利用技术丰富和改变整个社会,为每一个人创造一个更好的世界。

      像Uber这样的变革性技术平台每一二十年才会出现一个:个人计算机,万维网,智能手机——然后是现在的Uber。Facebook早期员工、风险投资家马特·科勒(Matt Cohler)曾如此富于洞察力地描述其对Uber的投资:在智能手机成为“现实世界的遥控器”的变革时代,它是最显而易见的存在。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数字革命是某种发生在屏幕上的事情。而如今,数字已经融入到整个世界,改变各种各样的日常服务,也日益改变我们的整个经济。因此,如何救赎Uber的问题也是我们所有人的问题:我们想要生活在什么样的世界当中呢?

      赢家通吃对于整个经济而言非常糟糕。经济就像是生态系统:良性的生命循环。当生态系统失去平衡的时候,每一个人都会受到损害。而在处于平衡的经济中,待遇优厚且受到善待的工作者有充裕的经济能力去成为一个丰富多样的商业社区的顾客。每一个人都能受益,而不只是一些人受益。这不是“赢家通吃”,而是“我们都是赢家”。

      所以说,Uber应当去对其有问题的管理团队和非常糟糕的HR惯例进行严肃的整顿,但它也不应停止于此。Uber能够成为一家伟大的企业,成为下一个计算时代的标杆企业,但前提是它的领导层认真对待他们的责任:为公司的所有人,为整个社会,创造一个更好的世界,而不只是为他们自己和他们的投资者。

  • 推荐阅读

    乐视体育再丢中国之队德甲等赛事转播版权

    宝马用柚子皮造出超强头盔:强度超钢铁 轻20%

    新型电池遇水发电:续航大增10倍

    网络视听节目新审核标准出炉 网民反应不一

锋友跟帖
人参与
人跟帖
现在还没有评论,请发表第一个评论吧!
正在加载评论
返回顶部
关闭

用户名: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