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12

    14

    15:16

    假设强人工智能哆啦A梦真的存在,人类会被统治吗?
    机器人 玩意儿 科技 作者:媒体投递 来源:搜狐科技

    随着发展人工智能成为国家战略布局,创业者与投资人都期待在人工智能这股浪潮中占取先机,智能芯片的设计与制造,语音、语义、图像、动作等信息的识别、处理与反馈,哪些领域会成为人工智能下一个爆发点?在云端与终端的人工智能处理信息的方式方法又有何差异?人工智能的发展对社会和人类会带来怎样的机会与风险?12月12日下午,搜狐创投SoPlus邀请五位创业者、投资人和学术界人工智能领域专家,深鉴科技的技术副总裁陈忠民、三角兽的CTO亓超、中科院自动化所的程健研究员、洪泰智造的CTO钱晨、高通创投的总监毛嵩,在北京搜狐媒体大厦进行了关于人工智能的深入讨论。





    洪泰智造包括工场、基金、产业园三部分,其中洪泰智造工场专注硬件孵化和产品孵化,其CTO钱晨用以一个例子说明人工智能与人的本质区别:一位教师为一群学生授课,学生呈现了完全不同的听课结果,有学文科的有学理科的;而机器不一样,把机器教出来都是同一个性格特征。人的多样性,足以区分人工智能与人的本质区别。并且,人工智能到来的同时,人的创造力还会继续发展,但人工智能这件事的创造力是在它所被经验基础上的逻辑分析扩展。



    关于人工智能对社会的影响方面,钱晨表示,一个新的技术出现,会导致新的社会现象,这个社会现象导致法律应对,三者相互调整,调整的效率至关重要,如果效率好就是一个平衡点,如果不好,要么技术不适应社会发展,要么法律需要再调整。

    在众多人工智能领域中,洪泰智造目前比较看好人工智能在工业智能制造领域,自然客户交互场景太复杂,数据不易做。但是在智能制造物料检测方面,场景很固定,数据处理相对容易,亦节省工厂大量的IQC来料检验的工程师、出货检验的工程师这些劳动力,图像检测这一块在智能制造是很大的格局。



    深鉴科技是长于神经网络加速器和芯片的创业公司,其技术副总裁陈忠民分享了强弱人工智能之间的差异:强人工智能,能思维、能推理甚至表现出某种创造力,更像人,事实上这件事情从科学上来说,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技术层面能够达到这一点。相反而言,目前大家能够切实感受到的人工智能其实属于弱人工智能的范畴,只是说让机器通过对人的思维方式的分析拟合去代替人们做一些事情。

    但是深鉴科技所擅长的AI芯片真的有刚需吗?陈忠民介绍,大家比较重视芯片对于AI的加速功能,主要原因,传统上我们以前用的CPU这些东西某种程度上来说它是非常通用的,它为了通用性,牺牲了一些对于计算性能的需求。但是AI出现以后,它的算法相对比较单一,很多人发现,如果我今天抛弃处理器来做这件事情,我设计一个硬件结构非常符合算法的需要,同时我们可以在CPU不是花很多芯片面积做这件事情,只花了一点点,CPU里面大部分东西对我们没什么用,把那部分缩小,GPU也是类似原理,并行计算做得非常好。于是芯片对于算法的支持,尤其神经网络有些想法的支持变得非常好。从芯片的角度来说,不是因为这项芯片技术有了什么突破性的进展,而是说如果只服务于单一算法,这个芯片可以做得很特殊,堆砌很多算力,相对传统GPU处理器性能表现更好。算法变化、场景变化,导致今天发现必须硬件上做出一些改进,才能做得更好。我们抛弃了像CPU追求的通用性,只是为了并行计算做一些事情,这样的话会得到很好的结果。从计算力的角度来说,尤其AI芯片类公司做的是实时给用户一些体验,专用硬件设备会变得非常重要,这个是发展AI芯片基本的逻辑。



    关注科技创新,尤其是前沿科技的高通创投总监毛嵩,从投资角度分享了技术价值的评判标准:技术本身的价值在脱离实际落地之前,技术价值本身很难被评估和检测的。技术是好技术,那么这个技术到底能够帮什么样的产业或者什么样的一帮人解决什么样的问题?不能解决实际问题,无法创收,更无法创造利润,这样的技术在商业上是价值有限的。“对创业者在这个方向建议,不要闭门造车,尽量多出去看看,想清楚这个技术要去哪儿用,怎么去用。”技术本身的价值是有限的,只有当技术找到了合理的应用场景,并且在供需关系中真正产生价值,这时候才火。

    “纵观历史,你会发现,我们所有好的发明创造其实都做了同一件事,就是让我们变得更懒。我们不想走路,于是我们发明了车,我们想走得更快更远,于是我们发明了飞机,现在我们连思考都不想思考,于是我们发展人工智能,然后大家慢慢变得越来越懒。今天的人工智能是弱人工智能,我非常赞同这个观点,即我们当前的人工智能还是针对某一个特定领域甚至某一个特定应用,用大量数据反复训练之后达成的一个智能化解决方案,这样弱人工智能创造力是有限的,但我们人类跟它有着巨大差别。目前我们的人工智能的基本思路是针对某一特定问题或特定应用基于大量标定数据反复训练之后得出的规律性解决方案,而恰好我们人的能力是基于小数据非反复训练去得出其规律,这是两者的本质区别。”



    语言和文字是三角兽科技的优势,三角兽CTO亓超在提及创业两年以来的经历时,深有感触,认为虽然三角兽技术不错,但找场景找落地的商业模式特别困难,“技术到真正落地中间的距离还是蛮大的”。同时,人工智能并不是新的替代人的方式去演化,而是一个角色的补充。各种机器人在科幻动画片、科幻世界里面出现,它的角色更多是补充。例如机器猫出现在康夫家里,康夫的爸爸妈妈没有消失掉,同学没有消失掉,只是增加24小时可以陪伴在他身边帮他一块儿度过童年状态的机器人,并没有取代某人做这个事情。所以人工智能就算发展到强人工智能阶段,依然有他们被研发时所赋予的使命,而成为人类社会的一部分,并不会出现人被人工智完全取代的情况。

    对于人工智能对社会的影响,亓超持乐观态度:“每次技术的更新迭代,都促进了更多的可能性,让人的生活更好,或者舒适程度更高。”早期通过狩猎、捕鱼去生活,但是有了农业以后可以比较稳定吃饱饭,开始创造更多的艺术或者催生对人类发展更好的工作,这实际上是对人的一个促进。人工智能现在还是帮助人类解决一些实际问题,帮助社会的发展。



    作为科研界和学界代表,中科院自动化所的程健研究员表达了对人工智能概念上的理解:人工智能现在没有特别明确的定义,学术界有很多不同的看法,有人说人工智能像人一样思考、行动,这样的就是人工智能。有的对人工智能的定义比如研究能够模拟人和拓展延伸人的智能的学科,这是比较准确的,同时也非常广泛的。

    程健认为,人工智能不会超越人类,在特定的一些领域一些方面,人工智能确实已经超越了人类,未来可能在更多领域会超越人。但是超越人并不可怕,人在更高层次或者其它方面发展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做更多的事。人工智能既然分两个,一个是人工一个是智能,一定基于人的模拟或者在人能够思考能够触及到的范围内来模拟这样一些智能。机器超越人永远只是在一些特定上面超越,但是永远不可能取代人。而且所需要的时间会很漫长,可能逐渐在很多领域取代人或者超越人,但是人又可以发展出更多新的东西,更有意思的东西,挑战性的东西去做。

    程健还表达了对人工智能前景的充分乐观:“其实AI芯片蛮有前途的,这是我看好的第一个方向。我是研究所出来的,我自己能感受到的,现在人工智能这么火,很多人对于人工智能技术、算法并不太了解。从这个角度来讲,未来人工智能教育特别火。教育有两种,一种教大家来学习人工智能技术、方法,还有在教育过程中用到人工智能技术,这两种未来都是很有前途。”

  • 推荐阅读

    你了解吗?我们的网络身份证和网络世界身份

    日本公布销量最高十款相机 单反阵营黯然失色

    三星反超 AMD紧追:Intel王朝落幕?

    米家空气净化器MAX发布 大户型必备售价1999

锋友跟帖
人参与
人跟帖
现在还没有评论,请发表第一个评论吧!
正在加载评论
返回顶部
关闭